越晚越冷,又起了濃霧,下著不小的雨,
很像那年三月雪,下著下著到半夜以為雨停了,
竟然已成下雪!難怪孩子們期待著,
會不會再來一場三月雪!

氣溫再降,心也跟著往下沉,是在自我折磨!
兩個我對峙著,心不是如刀割,而是窒息!
內在小孩跟現實對抗掙扎著,爭的是一顆心,
不是醫學的心臟問題,而是掙扎、傷痛與難過。
榮格救不了我,史蒂文森也救不了,
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爭辯,又是生命的課題!

心也要降溫,以前睡一覺會沒事,只怕睡不安穩!
思傷肺的道理知道,有時卻是無法克制,
柯媽思念柯叔又住進醫院,不知柯叔天上是否有知?
如果柯叔在,是否會被他看穿?他是那麼敏銳的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