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早在夢裡,找不到鞋子,忘了當初把鞋子放在那個門的入口,為了找鞋子,把先前走過的路再走一遍,不過在找鞋子的過程,更看清楚曾經走過的地方,似乎就在大陸某座名山。

跟純去一個剛在建設的寺院、名山,感覺是佛光山依山而建的寺院,最近幾個月有兩次夢裡跟佛光山有關,上次是繞了好多路要進佛光山,那些建築都是百年以上,是在那參加活動,那依稀清楚記得夢裡木造的樓梯。

清晨的夢卻是剛新建的寺院,建築方式就跟今天的佛光山一般,朝山道上兩旁的建築是連綿而上的,中間地帶仍是上了階梯後會有平台,走過平台又連接著階梯,有好幾層平台,也有好多層的階梯。

這些工程都還在進行著,感覺就在中國大陸的某個地區,因為夢裡的右方連接到一個古蹟區,很像敦煌古蹟,真想查查看是否真會有這樣的事發生著,不知是否跟朋友昨晚說的有關?昨天提到一些自然療法的功能,提到大陸對宗教的禁止,記得還談到佛光山在大陸的開展,難到這跟夢有關連?

夢裡,是跟純去旅行,我們走進一座興建快完成的寺院,感覺是跟自己有關的道場,因為還沒有開放,內部有些地方是不能進入的。我們往朝山道的右方走,看到一座橋連接到一座古蹟石窟,我們就這樣走去參觀又出來。

或許因為是自家人,我還是走進沒有開放參觀的內部建築。忘了是在那一道門脫掉鞋子的,我跟純是在不同的入口脫鞋的,這也是後來找不到鞋的主因,因為不跟人家走相同的路,發現自己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,才會在出來時,大家就在出口穿上鞋,我則找不到是那個門,只好又回頭去找。

因為回頭去找,才能更清楚看到走過的路,尤其是那連接古蹟的橋跟另一區是有段距離的,橋上還鋪著紅色的地毯;主體建築連綿而上的屋內建築還要繞過好多階梯,內部有小型的工廠,所有民生物資都在這裡加工,我還走過碾米的輸送帶,但當時碾的不是米,而是漿,好像是青稞還是麥那一類的東西。

尤其神奇是看到一些老菩薩們正忙著,雖然還沒有對外開放,實際上卻已住進好多人,這些人大部分是先前寺院裡熟悉的人,就在夢裡跟她們打照面。走到底端,感覺大師的寮房就在這裡,最底端的建築物與他人交界處有些突兀,問了交界處的當地人,說到因為有人不願把整個土地賣出,才會造成缺一角的突兀現象。

直到夢醒還是沒有找到鞋子,因為都在看內部建築,跟熟人、陌生人說話,有人很高興我回去了,自己也很高興這樣的淵源,找鞋子已經變得不重要,重要是有回家的感覺,不知是回到心靈的家?還是累了歇息的家?已經好幾年沒有回去寺院住了,醒來有深深的懷念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