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四川汶川大地震第五天,救災黃金期已過,雖然對能存活下來的機會更加渺茫,但是,對埋在廢墟的任何一個可能存活的生命,大家依然沒有放棄搜救,這是給個別堅韌生命的一線生機,也希望能救出更多的奇蹟。
     隨著危急的搶救接近尾聲,另一個階段的工作才要開始。災後創傷壓力症候群,會隨著救災的告個段落不斷浮現。專業的心理輔導與治療,在這個時候更是需要投入的時候。從台灣幾場親身經驗的天災中,對心理復原方面看到不同的心靈輔導功效,華人的民族性不同於西方國家,因而不能全然以西方心理輔導、治療為主,還要清楚當地民眾的背景,信仰,以其不同的信仰給予適度的療癒協助。
     從921大地震中,從各方投入的心理輔導來看,宗教信仰的力量大於西方心理治療,許多民眾會選擇宗教信仰的復元,就連民間的收驚方式都比心理治療的輔導來得有效。台灣如此,四川等各地的民族性與習慣又是如何?當然要先了解再投入心理復原的工作,而不是貿然強給予的投入。
     災後的心理復原治療,除了受災倖存者的學生外,飽受驚嚇的存活者,救災人員,醫護人員等都需要被關照。
一般往往把焦點放在災民身上,卻忽略了日日夜夜面對血腥畫面,面對罹難者的救災人員,尤其是那些搶在第一時間進入災區的軍隊,他們多數是未經歷如此生死場面的年輕大孩子,他們的心靈更需要被照顧。從921大地震後發現,有不少參與救災工作的第一線救災人員,災後無法釋懷曾經的經歷,曾經面對的生死存亡畫面,有人從此得了憂鬱症,有人無法釋懷選擇結束生命,這些都是面對重大天災後要關注的問題。
     大災難後的心理輔導,重在釋放悲傷與情緒,最重要是給予安全的支持,讓其願意敞開心胸釋放悲傷情緒。
如何讓這些人得到心靈適時的釋放?傾聽是最重要的,以兒童來說,除了個別諮商外,可以加入繪畫、遊戲、音樂,故事等治療方法,有小團體的輔導,以及個別的協助,可視創傷者嚴重的程度給予不同的救助。
面對成年人可以小團體分享、故事敘說、回顧等方式,讓受創傷者釋放悲傷與恐懼,在敘說過程已經給予自我療癒的可能機會。
最近這些年,發現敘事治療是心理治療有效的方法,在敘事中重新建構災難給予的意義,重新尋找新的生活目標。心理輔導還可以配合生死教育進行,讓創傷者如實接受死亡的必然性與不可逆性,回顧與親人、同學、鄰居或他人的點點滴滴釋放悲傷,當然,輔導者要有專業能力,方能掌握適度、適然。
    前面這些都是就個人經驗來說的,曾經走過颱風水災、大地震等災難,也參與心理復原的工作規劃和心理輔導,覺察到這些工作需要一段時間投入,以學生來說,最好由當地人或學校老師來做。
當然災後最先要給予老師心理輔導,如果老師本身無法走出陰影的,最好不要讓他們承擔這樣的工作,避免雙方再受二度傷害。
投入團體輔導的工作,敏銳觀察反應更是需要,從中找出特殊的再度給予不同程度的支持。
今天原本只想貼點關於救災的新聞,以及目前為止的死傷人數,但是,面對黃金期的救災期間已過,想到一些關於心理復建的東西,先概略想到什麼就寫什麼,沒有經過統整為綱要、條列式的較完整詳細敘述。
 
2008.05.16四川汶川地震傷亡人數 
國務院應急辦提供的汶川地震最新傷亡數據如下:
新華網截至5月16日14時,各地區傷亡人數:
    地點     死亡            受傷
    四川 21577     159006
    甘肅     364         7040
    陜西     109         1899
    重慶        15            637
    河南         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雲南         1             51
    湖北         1             14
    貴州         0             15
 
    合計 22069     168669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