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第一次進入管制的精神病房,搜身也是第一次,儀器搜身。
空手進去,兩道門的管制,是護理站人員開的門,以為只是這樣,
中午後,警察一段時間就到每間病房檢查,還問哪一床有幾個訪客,
短暫時間就巡房一次,找病床上不見的人,第二次見面又問相同問題,
被問:妳們還有一個人呢?會意過來,告訴他多用了一個置物櫃,
門禁深嚴,為何?為了安全,怕有危害他們的器物,因為有人會自殘!

有些看來年輕,該是人生燦爛時期,到底受到多大的創傷,住了進來?
昏睡不吃飯,護士溫柔關心著,要她找點東西吃再吃藥,護士讓我感動!
好想多跟她說點話,看她把頭蒙在被子裡,忍受心靈?精神?煎熬的苦,
看了心疼,除了藥物,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紓解?如何幫助她們走出來?

長輩算是好的,病友說她算是最輕的,那是壓抑悲傷造成的,突然喪偶的痛,
沒有哭過!讓晚輩的我們更痛!如何讓她哭出來?成了晚輩們想要去試的,
學了那麼多哀傷輔導的東西,如何落實?陪伴?找個出口?讓她重新經歷?
回顧?內言對話?哪一樣對她才是有幫助的?好難!好難!
雖難還是得試,不願見她一次又一次的住進精神病房,這是哀傷的輔導,
不該只是給予藥物控制異常的精神,得好好跟醫師討論,尋找更好的方法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