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三) 和德蕾莎修女的五分鐘會面

要見德蕾莎修女,只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早上去望六點鐘的彌撒,我和她約好九月四日早上九點見面。五點五十分,我就到了,修女們都已到齊,大家膝地而坐,這好像是她的命令,教堂裡沒有跪凳,一方面是省錢,二方面大概是徹底的印度化。除了修女以外,幾十個外國人也在場,後來我才知道這些全是修女的義工,來自全世界。

我到處找,總算找到這個名聞世界的修女,她在最後一排的小角落裏,這個精神領袖一點架子都沒有,靜靜地站在修女們的最後一排。

彌撒完了,一大堆的人要見她,我這才發現,德蕾莎修女沒有會客室,她就赤著腳站在教堂外的走廊上和每一位要和她見面的人談話,這些人沒有一位要求和她合影,雖然每人只談了幾分鐘,輪到我,已經半小時去掉,在我後面,還有二十幾位在等。

她居然記得她要去靜宜接受榮譽博士學位,雖然她親口在電話中和我敲定十一月十六日,雖然我寄了三封信給她,告訴她日期已經敲定,可是她仍然忘了是那一天,所以我面交了最後一封信,信上再說明是十一月十六日。然後我們又討價還價地講她究竟能在台灣待幾天,她最後同意四天。

我問她有沒有拍任何錄影帶描寫她們的工作,她說沒有,我問她有沒有什麼書介紹她們的工作,她也說沒有,可是她說附近有一座大教堂,也許我可以在那裡找到這種書。我沒有問她有沒有公關主任,答案已經很明顯了。

我想做的事情都沒有做到,因為我給了她一張支票,她要簽收據,折騰了幾分鐘,後面還有二十幾個人,我只好結束了會面,我後面的一位只說了一句話我從倫敦來的,一面給她一些現款,一面跪下來親吻修女的腳,她非常不好意思,可是也沒有拒絕。我這才發現,她的腳已因為風濕而變了形。 


(五) 讓高牆倒下吧

德蕾莎修女當年並不一定要走出高牆的。

她可以成立一個基金會,雇用一些職員,利用電腦和媒體,替窮人募款,然後找人將錢施捨給窮人。

她也可以只是白天去看看窮人,晚上仍回來過歐洲式舒適的生活。

甚至她只要每週有一天去服務窮人一下,其他的日子都替富人服務。

可是她自己變成了窮人,因為她要親手握住貧窮人的手,伴他們步向死亡,再也不會逃避世上有窮人的殘酷事實,她不僅照顧印度的窮人,也照顧愛滋病患,最近,高棉很多人被地雷炸成了殘廢,沒有輪椅可坐,德蕾莎修女已親自去面對這個事實。

她單槍匹馬走入貧民窟,勇敢地將世人的悲慘背在自己身上。

她完全走出了高牆。

我們每個人都在我們心裡築了一道高牆,我們要在高牆內過著天堂般的生活,而將地獄推到高牆之外。這樣,我們可以心安理得的假裝人間沒有悲慘。儘管有人餓死,我們仍可以大吃大喝。

讓高牆倒下吧,只要高牆倒下,我們就可以有一顆寬廣的心。

有了寬廣的心,我們會看見世上不幸的人,也會聽到他們的哀求我渴

看見了人類的不幸,我們會有熾熱的愛。

有了熾熱的愛,我們會開始替不幸的人服務。

替不幸的人服務,一定會帶來我們心靈上的創傷,可是心靈上的創傷一定會最後帶來心靈上的平安。

如果你是基督徒,容我再加一句話。

只有經過這個過程,我們才能進入永生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