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十點才下十八重溪高架橋,對方接連來了幾部砂石車,
第一部砂石車對著速度算快的我閃燈,對這警示是了解的,
突然浮現關於砂石車的種種,一直以來對砂石車沒有不好印象,
尤其那兩年每天往來水里上、下班,他們總是對我禮遇有加,
清早上班時,他們一定放慢讓我超車,還幫我看前方是否有車呢!
雖然曾經命差點喪在砂石車輪下,雖然有些砂石車霸道不禮讓,
但那都是少數案例,那次車禍,
也是另外的砂石車發現報了警的,
最後也是其他砂石車司機看不下去,仗義直言譴責酒駕的肇事者。

出門前,妹妹已經電話通知,在這個地區有攔檢要我注意的,
跟砂石車擦身過後不久果真看到警車,這是例行性的攔檢,
緩慢停下來,搖下車窗等待警察發聲。
很少被要求拿行照、駕照的,這次兩樣都被要求要看,
聽到拿駕照的員警唸出我的名字,原來另一位員警在登記。
此時,又浮現與員警有關的事,不知其中是否有當年搶救我員警?
當年車禍地點橫跨兩個管轄區,此區跟另一區的員警都出現了,
筆錄是另一區的派出所做的,這一區的員警是去協辦的,
這一晚突然浮現關於車禍的種種記憶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