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從埔里回來,路過日月潭時,當然不能忘記拍照這件事,車停好下車風大感覺冷了起來。小依堅持要拍不穿大外套的,只好幫她拍了幾張,趕緊從車內拿出給外套幫她穿上,平常是她自己穿,要逼她穿只好自個兒動手!
風越來越大,她不只讓我拍,還要自己拍我,拍日月潭。
小依:「大姨,我跳起來,妳要幫我拍。」就聽她的幫她拍了幾張!








上車後發現時間不早,她的爸媽下班會等她的,撥了電話讓她自己說。
小依:「媽媽,我在日月潭照像,您們要回新街嗎?」
小依媽:「××」不知道她媽媽回答什麼?應該是說要回去之類的。
小依:「可是阿霓有腸病毒,我不要回去,會被她傳染的。」
說完一陣靜默,幾秒鐘後說了再見掛了電話。問她,媽媽說了什麼?她先說不知道耶!隔了一下突然想起什麼似的。
小依::「對了,我想起來了,她說我自己決定就好了!」
我納悶,她會不會又挑對自己有利的話說。
回到家,小依的爸媽、姊姊果然回去了,聽媽媽轉述,確實這麼對她說。
小依媽:「妳現在只有大阿姨不要我們了,隨便妳啦!妳自己決定就好了!」
小依:「再見。」這就是當時為何小依靜默一陣的原因了。
果然她真的挑了對自己有利的話說。
 
晚上,我在看部落格、寫部落格,她在姪兒旁邊的桌子寫字,最近她喜歡塗鴉要學寫字。
小依:「大姨,您幫我點【大】。」表哥幫她點的字寫完了,找上旁邊的我。
我:「好,我幫妳點。」
小依:「我寫字很快的喔!」
我:「這樣我會很辛苦呢!」
小依:「這樣我也會很不好意思呢!」
小依:「大姨,您還要幫我點【小】喔!」邊幫她點字,她邊交代。
我:「好,我的手很酸呢!」
小依:「大姨您手酸我會很不好意思呢!」
    這下惹得我跟她表哥哈哈大笑。
小依:「大姨,妳會把它寫下去放在部落格式不是?」她說的是剛剛的對話,這傢伙知道部落格的名詞。
我:「是呀!我有空會寫的,還會把妳在日月潭拍的照放上去。」
小依:「大姨,我會不好意思的呢!」
    再度引來哄堂大笑。
    小依昨晚學了「大」、「中」、「小」三個字,今天還拿來唸給我聽,很高興說她會寫了。
 
    下午問她會不會想爸爸、媽媽,她說睡覺的時候有想一點點。
    用市內電話幫他撥了讓她等,一陣子聽到…..
小依::「爸爸,我睡覺的時候有想媽媽,還有您跟姊姊,您們什麼時候回來!」
小依爸:「妳不是很怕姐姐嗎?」怕被傳染腸病毒。
小依:「對啊!」說話太真實,一點都不留情。
小依爸:「妳怕姐姐,我們星期日晚上才會回去。」
小依:「好啊!再見。」繼續自個兒玩起來,又再做她的勞作。
 
    晚上,我在寫東西,她在旁邊剪紙,用膠帶貼了幾個三角型的東西。我說哥哥去睡覺了,她也應該睡覺了。
    小依自己收拾好碎紙,把膠台、剪刀放回去,乖乖拿了要她換的襪子進我的房間去。
小依:「大姨,我的手和腳冷冰冰的,睡下去不知道是什麼感覺?」
這小子詞彙特別多,一邊脫外套,突然對我這麼說。
我:「我有幫你用電毯了啦!」
小依:「今天沒有壞掉嗎?昨天我和您都好冷!」
她邊說邊笑,還邊作冷到縮起來的動作。昨晚不冷,雖然開了電源,電毯罷工不通電,兩人睡到半夜冷醒了。
我:「今天不會了啦!」
小依:「還是很冷呢!這是小舅幫您買的電毯怎麼不熱?」躺下去這樣說。
我:「那是上海買的,電不夠才這樣啦!溫溫就好不能太熱的。」
小依:「喔!大姨晚安。」
我:「寶貝晚安!」幾分鐘,小依睡著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