存在主義的卡謬是荒謬的,他的《薛西弗斯的神話》主角是個極度荒謬的角色,熱愛生命卻對死亡憎惡,對神祇也是輕蔑的。薛西弗斯在死亡前,輕率試探妻子的愛情,當忠誠的妻子順從的將他的屍體拋在中央廣場時,他又懊惱妻子不合情理的順從,為了懲罰妻子重返人間卻又迷戀人間,最後是被神祇懲罰推著巨石滾向山頂。當這塊巨石推向山頂又往山下滾時,薛西弗斯要再把巨石往山頂推去,推上去又滾下來的過程,薛西弗斯面對的是極度荒謬與毫無希望,他就這樣過著推動巨石的日子。
    薛西弗斯是悲劇性的人物,推著生命巨石是他面對苦難的態度,因為有承擔悲劇性角色的勇氣,懲罰對他是荒謬的就如他的生命。薛西弗斯承受生命中的苦難,推著一塊不停滾向自己的巨石,表象是無止盡的懲罰。從另一方面來看,當他不斷推著巨石上山時,他的內在生命力不斷在提昇,當他在靜夜星光面對浩瀚的宇宙,心靈的自我超昇也許是一種愉悅,這是他人無從體會的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