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幾個女人聊著聊著,不知是誰開頭串起笑話,提到離開靜觀,為何笑話不再是笑話!也是的,以前在山上日子清閒,一個小事件,也能在故事接龍中成了動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當時曾經提議要記錄下來,昨天一問,沒有人真正做過紀錄,回憶起來感覺已不在!

        娟說記憶最深是老呂的麻花捲,我跟coni會不會是老呂的紅蘿蔔和當歸事件? 那些被孩子當綠竹拔起的胡蘿蔔,還讓coni自掏腰包賠了400元,讓老呂買種子重新再種!

       當然那次的處罰,在今天或許是一種體罰,可會讓人吃不完兜著走的慘痛經驗。

       還有我、coni兩人跟花被孩子帶去涉水的事,那次事後被老大知道,罵的還可真慘呢!

       幾個人談得興奮了,還把多年的秘密拱了出來,那是老大跟大美不知道的糗事!

       昨天不說,我還忘了曾把老呂店裡的酒買光這回事!記憶裡只有紅葡萄酒,有人醉了、哭了,最後有人向我求救這回事!竟然遺漏最精采的部份,原來還有蔘、五加皮這回事,難怪一群女子會醉成那樣,這可是此生天大的秘密!

        說到人民保母這件事,還真是懷疑,在深山是誰在保護誰?還是自力救濟來的實在!

        那晚精神異常的女家長來鬧,最清醒的我,又是負責校園安全的,當然有責任保護大家,趕緊跑去敲派出所的門,人民保母怕瘋子,竟然不當一回事,不但不理我們,還把門關上!

        猶恐被她闖入,沒有人敢去阻止手拿菜刀的女人,就這樣任由一夜水流到天亮。第二天,發現水淹二樓,原來這女人把所有水龍頭都開了,讓我們清理了大半天時間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