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很忙、很累的,今天終於算是恢復正常生活了。各位的留言都看到了,該做的工作並沒有消逝,日子還是要過,等過些天有點空閒再回覆囉!

     還是先讓大家欣賞上週拍的照片,我和小依趁著送小霓到東埔學鋼琴的時間,拍了幾張傍晚的景物。

 

   東埔溫泉區的入口指示標誌,東埔距離我家13公里

 

東埔溫泉園區商圈商店指示牌

 

東埔溫泉旅遊服務中心

 

 

  東埔觀光吊橋

 

 

 

   東埔溫泉區最新的一家渡假飯店

 

昨晚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,雖然還是很累,整晚不是睡得很好,不過,今天已經不再昏昏沉沉了。連續三個晚上沒能好好的睡覺,今天眼壓、腦壓高,頭有點痛,狀況仍不理想,全身沒什麼力氣的,尤其季節進入乾燥的冬季,過敏性鼻炎是更加嚴重了!還是吃了最不想吃的西藥,希望今晚有個好眠,好恢復體力與精神。

發現年紀越大是越不能熬夜,尤其是沒有失眠的本錢。

週六和週日是社區一年一度的謝神平安戲,今年是堂弟爐主,神明從去年平安戲後就放在他家。週五晚上社區的人先去請來七爺、八爺,到深夜還有客人在院子聊天(還好不是唱卡拉OK,慶幸我們家和堂弟家都沒有這樣的設備)當然沒辦法好好睡覺。

週六一大早又被鼓聲吵醒,迎神隊伍聚集在院子,準備移駕神明繞境社區三大聚落,讓社區南北兩地的就地拜拜,爾後移往活動中心,中午先是社區活動中心附近的兩個鄰拜神活動,接著演平安戲。

週日凌晨舉行齋天的祭拜儀式,活動從凌晨子時開始,擴音器正好向著家裡這個方向,不只是拜神,還施放煙火,活動結束已經三點多,這一夜又不能好好睡的。週日家裡採茶(還真巧只能安排這一天,真是要累死我們),這次無法全程幫忙的,中午又得開來回四個小時的車,趕去吃學妹的喜宴,回來已經三、四點了,人因為失眠還在昏沉中,還是趕緊幫忙採茶、做茶。儘管還在演平安戲,我們還是得忙到深夜的(這是多年來的夢魘)

答應小舅媽等深夜炒完茶後,洗個澡會去活動中心陪她守夜。

小舅家是今天平安戲執事之一,小舅媽手氣真厲害,抽到三個時段輪值,週一凌晨2~4點也是他家,小舅出國不在家(固定每年這個時候出國),表弟又回學校去,小舅媽要挑起這個責任。說實在的,這個年頭就算是純樸的社區,都不能保證平安沒事,尤其是幾尊神明和守護地方的土地公(福德正神)都有金牌,有幾個地區的土地公曾經被偷過,前陣子,社區四個地區的土地公廟的金爐(銅製)也被偷。很納悶平安戲結束了,為何不能把門鎖起來(金牌先給值事暫時保管),隔天一早才去開門準備移駕神明到新年度的爐主家?要小舅媽一個女人,在沒有關門窗的開放地方守夜真的不忍心,為何沒有人自告奮勇跟她換時段?或是有人願意主動去陪她?這也是讓我感到納悶的。

三天下來真的是太累了,十二點多炒完一輪茶後,兩位弟弟看時間還要等幾個小時,決定要先睡一覺,清晨再起來炒第二輪。所以是我先去洗澡,洗好澡離凌晨兩點還早,調了鬧鐘睡了一會兒,時間到才去陪小舅媽,凌晨四點多回家再睡,想好好睡根本不可能,週一大早又是被鼓聲、鞭炮聲吵醒!

這幾天的生活真的失序了,想恢復體力與精神還不是一天的事,還好這樣的活動一年才一度,不然真的會腦神經衰弱的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