緣生緣滅

      認識你是在山上,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。當時給我印象最深刻是你穿梭在人群中,擔心大家吃不飽的情形。吃多了你煮的素菜,每次法會都期待是你主廚的,也因此寵壞了我們的味覺。
        後來大約在相同時間,我們被不同的師父鼓勵去讀佛學院,我辜負師父用心良苦的一番心意,之後出一場致命的車禍,與大家隔絕一段時間。不久,即聽說你結束經營的素食店,進了佛學院讀書,也聽說你有意剃度,我為你的決定讚嘆。再見到你時,我曾訝異你提前結束佛學院的功課,不過看到你依然力行實踐佛法,也就認為沒有必要探個究竟。在病痛當下你也圓了剃度的心願,實現你對自己的承諾。
 
        以前,你雖然很希望我能參加共修活動,又總是顧慮我住得太遠。到現在,你還是希望我能跟大家共修,或參與大家的助念,我又何嘗不願意這樣,這也是我的心願,只是存在太多的問題,讓我不得不暫時擱著。其實你也有所顧慮,不放心我一個人在晚上跑那麼遠。因此,只是常提到如果到離我家近一點時才通知我。
 
        法會那天,願師父在開示時說你平時廣結善緣,所以有很多人來為你助念,他還提到你捨報那天清晨,已經有師父看到你回山上。在你停靈這段期間,每天有人陪你共修念佛,菩薩會男眾居士在晚上輪流為你守靈,讓芬師姐及你的女兒能休息,並不會因為家裡人丁單薄而顯得悽涼,這些都是你平日積存善因緣,所獲得的殊勝回報。雖然你的肉體離開我們,但仍感覺你並沒有離開大家,你只是回到真正的家,如如實實的修,等待機會再回來。法會當天,師兄們一再提及你臨終的願力,是要回到這個娑婆世界,我也盼望你再來的,以藏傳佛教的轉世是可能發生的。即使你肉體遭受極大的病痛,你的靈性卻達到最高境界,你的勇氣值得我們讚嘆與效法。
 
       我家人對你有難捨之情,他們認識你是在十年前。剛學佛不久的好友遭遇父親意外死亡,在她最無助的時候,你的即時出現,對一個不認識的人伸出援手,協助她以佛教方式處理她父親的喪事,留給我家人深刻印象。兩年前,你又協助我料理弟弟整個喪葬事宜,幫他辦一場莊嚴的佛事,有別於以往村子裡的方式,圓滿一場殊勝的喪禮。才過多久的時間,你相繼離開這個世界,我家人對你是念念不忘的,尤其是我媽媽,捨不得你的往生,在你火化那天,她一想到你就掉眼淚。她還說你的身體那麼健壯,怎麼才剛聽說你生病的事,卻這麼快就走了。或許這就是前世的因緣,最後你跟我的家人還有這場因緣,也是你跟我弟弟的因緣。現今你們的骨灰又比鄰而居,相信在修行的路上,你們會相攜相伴,乘願再來這個娑婆世界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歷經錯愕、否認、調適、接受,心情漸漸得以舒緩,雖然不捨難免,還是 接受這個事實了。往後我會更加努力,生命裡遇挫時,我會以你的精神相伴,也會想到眼師父那句「妳要努力,加油喔!」請你放心,我會做到的。真正無助時也會去找覺師父或眼師父他們的,這個因緣是因你而起,感謝你讓我跟他們結下這因緣。
        那年我大弟往生,每逢弟弟做七時,你都會提醒晚上要回山上共修,今天你卻成了共修的因緣。生命如此,如金剛經偈言: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」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