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靈思來了,趕寫災區故事,還有很多雜事要做,又感覺時間不夠用,也比較沒空經營部落格,只是每天打開部落格,看到有人每天來逛,因為沒有新增文章,所以有些只是進來看看又走了。開了部落格以後,似乎就有一種責任,即使只是少數人願意來看,還是有責任的,除非是私領域未公開的,那就另當別論。
     其實不是沒東西寫,只是沒時間寫部落格罷了! 
前陣子,國中時期最敬愛的老師聯絡上我,之前提過選舉前找我那位老師,我不喜歡談政治,當時他還好沒再來找我,不然可就尷尬了!是選舉後,來過幾次,我想,他們夫妻已深深愛上逸軒園的意境,以後會常來的。
     昨天傍晚,老師的老婆(也是我的科任老師)先來電話,問我在不在家,他們喜歡這裡,想再來坐坐(兩位都退休了)。那天,我看著頭髮斑白的老師坐在休閒椅的樣子,突然很想問他,人生至此有何感受!看著他們夫妻在退休後結伴出遊,又提到以前同時期幾位老師的婚姻,真的是不勝唏噓!祝福他們能相伴到老,這是我最誠摯的祈願,也才不枉我對他們的敬重。
幾度閱讀李大哥這篇文章,感受很深,這就是人生。當一個人出生,被教育要努力追求名利成就,就這樣跌入封存自我的世界,汲汲營營為名為利。
        當生命走到最後階段,回顧一生,才發現生命只是這樣。
     今天就轉貼過來與大家分享,極力推薦大家好好閱讀這篇文章。李大哥說是生命的倒數,我要說那是又回到最真的本質,擺脫封存自我,回到最自由的默存境界。
     雖然我的部落格不像有些人是超人氣的,但是,既然開啟了,對格友還是有責任,不管再怎麼忙,還是要給點精神糧食的。說到精神糧食,對岸幾位朋友似乎更期待看我寫的東西,只是,現在他們進不來奇摩、無名,連痞客也被封鎖,我又不想為他們去博客(大陸的部落格)再開一個,能不能進來只能等待機緣了。
 
 
當你的生命已經到了開始倒數的時刻
李常生 4/2/2008 台北
林慶昭在《當生命剩下最後倒數》一書中提到:「生命無常皆屬自然,但說穿了無常也只是人的逃避和人的漠視,因為世間萬物無時無刻不在演說無常的道理,只是我們活得太安逸、活得太麻痺、活得太自私,認為無常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,如同死亡一樣。」(註1)
年輕的時候總是會認為自己身體健健康康的,死亡與身體衰老似乎距離自己遙遠的很,甚至覺得永遠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,於是自己享受著吃、喝、玩、樂,每天呆痴著東想西想,想賺錢、想交女朋友、想買房子、想買車子。也有的人真是認真負責、全力以赴,犧牲掉所有的休閒時間,不停的工作,讓自己得名得利,看似成功、看似輝煌。
你或許認為車禍、離婚、破產、失業、戰爭等都不會發生在你身上,世間的無常只是佛家的術語,上帝對你鍾愛一生,所有的無常只是會發生在別人身上,你則是一個永遠的幸運兒,你會長命百歲,你會壽終正寢,你會有錢有勢,子孫滿堂,人人孝順並且成龍成鳳。這種命好的人其實不多,古代只有聽說過郭子儀是有這個福份(福祿壽集中於一身),現在,還沒有聽說過誰可以運氣永遠這麼好下去的?
我今年59歲,年輕時也曾風風光光,高中就參加過全台舉辦的成人組 五十公里賽跑,得了第十名,上了大學參加橄欖球校隊,又參加足球隊的,身體好得很。開始做事,很早就當了主管,有了汽車,有了房子,但是接著,什麼壞事都輪到過我,包括不斷的失業、破產、母親的輾轉過逝,包括身體突然在五十出頭時激烈的轉壞,幾次開刀,幾次面臨死神,現在還在南京東南大學(原中央大學)唸建築學院的博士,四年期間,有八個月是在醫院裡開刀、看診、復健、檢查等。
我如果能夠順利畢業,我應該是中國大陸有史以來最老的一位博士畢業生,但是,好幾次,我住院開刀時,我都認為我能夠活到畢業就不錯了。於是,這幾年與死神掙扎的時間,我徹頭徹尾的想過好多次,那就是”生命在倒數中,我每天應該做些什麼事?”我列出一張表來,大致包括了:
(1)與所有的仇敵變為朋友,不要將任何的遺憾帶到墳墓裡。
(2)將自己的專業知識與做人心得,盡量利用機會傳給其他的人。
(3)盡量與家人團聚。
(4)任何工作與學習都全力以赴。
(5)絕不輕易浪費時間。
(6)盡量將自己過去的各種壞習慣改過來。
(7)如果還有時間就全力培養自己的器度與深度。
事情就是這樣子的,你一旦有了倒數的念頭,你會發現每一天、每一分鐘都是非常寶貴的,你會發現,事情今天做不了,明天就會太遲了,你會發現,今天不向人說道歉,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你會覺得病痛的折磨也只是人生的一個過程,沒有什麼好怨憤的?你會覺得明天遇到什麼大災難,也不需要驚慌失措。你再也不會覺得「寂寞」或者「過度的興奮」。你會覺得自己比較像是一個灑脫的世界公民與地球村的村民!你會珍惜萬物,珍惜地球的生態環境與人類的生存環境,你會覺得自己對人類曾經貢獻過的竟是那麼的微薄,你也會逐漸體會出生命的意義與人類生而平等並應待之平等的真諦。你會開始珍惜所有曾經的友誼。
我為什麼在年輕時沒有警覺到這些?過逝的母親很早就提醒過我,要珍惜一切,要學會平凡的過日子,那時候,我跟大多數年輕人一樣,認為自己日子還很長,壞事總是輪不到我。現在每次作夢,十有九次都會夢見與母親生活在一起,母親還在耳提面命的叮囑著自己,要自己注意時間、注意身體、對事情看得開,生命總是如秋天的風一樣,當你覺察到它的真髓時,滿地只剩下落葉了。
我們短短的一生,你準備怎麼樣將其過完呢?還是像我一樣,快到終點時,才曉得自己白活了一輩子?根本沒有什麼成就。
 
註1:林慶昭,《當生命剩下最後倒數》,好的文化出版社,2008.03.31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