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想放這篇專訪是有感而發的,台灣也曾發生重大天災,也曾提出遷村的問題。尤其是從1994年的道格颱風地層下陷開始,1996年賀伯颱風引發土石流危機之後,只要水災再來,同一個遷村政策一再被提出卻沒有實質行動!不是災民不遷,而是政府沒有周延的遷村計劃,沒有考慮災民未來生存問題,更沒有配套措施,來年災害再來,卻也因此引發外界對災區居民的不諒解!只要再次發生同樣的災害,遷村的議題會再度被提出,受災的百姓被當成箭靶,被誤解不配合政策,卻不知道居民最大的顧慮,是有不得已苦衷的。
有誰知道遷村只是災後的幌子政策,政府沒有配套措施,只是叫大家要遷離危險區,至於遷到哪裡?要住在哪裡?未來的生計怎麼辦?這些都沒有具體藍圖,可以說是毫無著落,如何遷呢?這應該是政府要做的事,不是讓災民自生自滅,或想要趕走就得走的事!災民考慮的是未來的生計,這才是災民無奈的地方!
為何台灣的災區災民對遷村沒有期待的喜悅?看四川的青川【移民】這部份,看人家是怎麼做的?再思考台灣災後關於遷村的事,自然會也所理解。人家移民是先有配套措施,不是貿然行事的,該先解決的問題要去做,不是說說就算了,別再把遷村政策沒有實施的罪過留給災民去擔。
        下面這篇專訪是直接翻成繁體文,用字遣詞跟我們的文辭會有不同的。
 
青川縣長:至少兩三萬人需移民 糧油是突出問題 
2008年05月31日 08:46:10  來源:新京報 
    青川縣縣長陳正永稱,“青川人往外移民,我舍不得”,至少兩三萬人需要移民,災後突出問題是糧食和食用油。
    青川的縣城,在兩山之間。
    初看起來,街上的房屋有的框架還在,但是內部都有了深深的裂縫。青川縣城正處于地震斷裂帶。余震頻發,沒有人住在房子裏,街上搭滿了帳篷。
    頻發的余震,處于地震斷裂帶的狹小的縣城重建,已經完全無法居住的幾個鄉災民的外移,都是縣長陳正永急需考慮的問題。
 
【地震】
    想哭,“但不能哭”
    新京報:地震的時候,你在哪裏?
    陳正永:我們當時在準備開會。地震一來,我能聽到會議室的斷裂聲。當時趕緊組織大家疏散。跑到外面,到處都是煙塵。我當時心裏咯?一下,想著,這次慘了。
    當時四大班子都在,我們用幾分鐘的時間開了個會。鄉鎮領導立刻回去,我在縣城查看。
    新京報:青川經歷了一個被稱為次重災區到極重災區的變化,是什麼原因呢?
    陳正永:當時青川的路、水、電氣全部斷了,和外界沒有任何聯係。我們派了5批人徒步出去。隔一個小時出去一批,但一直沒有回音。外界不了解縣裏的情況。而當時稱汶川大地震,青川離汶川很遠,按照地震的波及度畫圈,專家主觀考慮也認為青川不嚴重。
    新京報:這對救援也造成了一定的困難?
    陳正永:當時什麼都沒有。因為不了解情況,廣元的武警派到了平武。我們當時就只能靠自救。當時木魚中學最嚴重,我們組織救援隊去救學生,就只能靠手扒。我們扒出了98個幸存的學生。
    新京報:當時情景非常慘烈,你想的最多的是什麼?
    陳正永:我的內心真的想大哭。可是作為指揮長我不能哭。當時家長老師大家已經哭成了一片,我要是哭,只能讓場面更混亂。我只能保持最基本的鎮靜。
    新京報:青川不太受關注的情形什麼時候得到了改變?
    陳正永:開始關注度主要在北川和汶川,外界對我們的情況不了解。後來我們的情況不斷上報,慢慢才知道青川的災情非常嚴重。15號溫總理到了青川,說我們是重災區。我們各方面的情況也慢慢有了改善。
    新京報:剛才你提到了木魚中學,這次地震木魚中學死傷慘重,有消息說木魚中學的宿舍樓是危樓?
    陳正永:木魚中學修建的時間很早,但是中間一直在加固維修。我們每年都進行排查,木魚中學不是危房。
    新京報:現在對學生的賠償啟動了嗎?
    陳正永:已經啟動了。只是因為現在銀行還沒有恢復,還沒有完全落實。
    新京報:這次地震對你來說心痛的是什麼?
    陳正永:對我來說,最心痛是全縣人失去家園。沒有一個人能住在舒適的家裏。
 
【余震】
    被震得麻木了
    新京報:青川余震非常頻繁,前兩天發生了最大的余震,你們怎麼應對這種次生災害?
    陳正永:青川是余震集中區,伴隨著山體滑坡等次生災害。我們做了一些預案。對于山體裂縫的獅子梁,我們已經對人員進行了撤離。堰塞湖24小時觀測。對于地震造成的斷裂,國土部門進行了大規模普查,都做出了判斷和建議。
    你看到我們街兩邊的房屋,有明顯斷裂的我們都進行了拆除。街邊的危房都拆了,這也是為了防止余震造成傷亡。
    新京報:三天發生了幾次大的余震,並且余震不斷,現在百姓的情緒會不會恐慌?
    陳正永:不緊張。青川有太多的余震,大家都已經被震麻木了。那天發生6.4級的余震,我在鄉鎮裏,有落石,我當時也沒有太大感覺。現在一般的余震,大家都不在意了。
    新京報:那天的余震還是造成了一些傷亡?
    陳正永:有1人死亡。但是不是被砸的,他當時有病在身,受了驚嚇。還有的是在跑的過程中受傷。也有一些是被磚瓦和落石砸到。
 
【災後】
    擔心糧食和食用油
    新京報:現在青川所有的人都住在外面?
    陳正永:基本上是這樣。所有的房子都沒法住了,只能住帳篷。
    新京報:現在帳篷缺口是多少頂?
    陳正永:7萬頂。沒有帳篷不代表沒有地方住。對于沒有帳篷住的,我們鼓勵用木頭和竹子、塑料布等自建,對于自建的,我們每家有1000元的補助。
    新京報:現在除了帳篷,還有什麼比較突出的問題?
    陳正永:糧食和食用油。三個月內國家有補助。三個月之後怎麼辦,這是一個問題。我們青川現在保證一個月的糧食沒有問題,但是一個月之後呢?這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。
 
 【移民】
    “我舍不得他們”
    新京報:青川現在已經開始向外移民,能介紹一下這方面情況嗎?
    陳正永:青川的幾個鄉鎮,地震後已經沒有辦法居住了,整個山滑坡,自然環境太惡劣。現在縣城裏容納的人口已翻倍,沒有辦法再容納。青川已沒有容量了,那只能思考向外移民。
    移民是一個非常繁雜的過程,需要市裏協調。現在各級黨委政府都在商量,進行一些意向上的銜接。
    新京報:現在已經轉移了一批移民?
    陳正永:現在轉移的一批是往縣外市內轉。安排到了廣元的劍閣縣。第一批計劃轉移3000人。現在只轉移了628人。因為銜接的問題,轉移工作暫停了。
    新京報:他們是永久性移民嗎?到接收縣會有怎樣的政策?
    陳正永:是的。到接收縣會分給他們土地、森林資源,原則上村裏有閒置住房優先安排他們。他們現在都享受災民政策。
    新京報:災民願意移民嗎?
    陳正永:太願意了。在青川有相當一部分人生存條件沒有了,在有的鄉已經找不到半尺平地。現在轉出去是去更好的地方。現在的問題是很多人願意轉,但沒有那麼多指標,我們也有壓力。當然也有年紀大的,在當地生活久了,覺得故土難離的情況。
    我們現在是在確保安全的基礎上,自願選擇。
    新京報:25日第一批轉走的時候你去了嗎?他們的情緒怎麼樣?
    陳正永:我們親自去送的。他們都是整家整家走的,當時情緒還可以。我想也許他們心裏會很難過。雖然是往更好的地方去,但是畢竟這是離開故土。
    新京報:送他們的時候和他們說什麼了?
    陳正永:我拿著話筒想安撫幾句,但怕自己流眼淚,影響他們的情緒,所以什麼都沒說。
    新京報:當時心裏是什麼滋味?
    陳正永:我舍不得他們。畢竟是青川縣的百姓,要背井離鄉到新的地方去。不過他們是到大的地方,到了更安全的地方,這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好事。我希望他們靠自己的智慧過得更好。
    新京報:之前有媒體報道,青川要向浙江移民一萬人?
    陳正永:這是個誤傳的消息。其實當時只是一個初步的設想,浙江是幫扶青川的定點省份。這個設想並沒有經過官方和政府的協商。我們現在還希望有省外接收移民,不僅僅只針對浙江省。但這個計劃仍然在考慮當中。
    新京報:青川有多少人需要移民?
   陳正永:至少要兩三萬人吧。
 
【重建】
    期望縣城安全
    新京報:現在大家都很關注青川縣城重建的問題,青川縣城需要重新選址嗎?
    陳正永:這不是能由縣裏定的,現在還在做前期工作,在充分調研。我作為一個青川人,我當然希望青川有一個更好的發展,期待比較安全的縣城。現在的青川,能建房的地方都屬于地震斷裂帶,非常不安全,余震又多。地震專家和地質專家給我們的建議是,不適宜建縣城。
    新京報:希望能重新選址?
    陳正永:我只能說我以個人的身份全力支持。
    新京報:如果縣城是否重新選址的問題解決不了,那有很多重建工作是無法開展的?
    陳正永:確實如此。因為不能確定是否在原址,我們很多縣城重建工作都不能進行。我們非常著急,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我們向上面傳遞了這個信息。省裏很重視,工作組正在做評估。
    新京報:你有比較心儀的地方嗎?
    陳正永:只能說我已經提出了我的建議。(張寒)
 
相關背景:
    四川汶川地震發生後,地處四川盆地北部邊緣的廣元市青川縣災情嚴重。
    據介紹,青川縣人口為25萬,在這次大地震中,青川死亡4664人,受傷14萬人,民房垮塌率40%,幾乎所有的房子都成了危房,99%的房子要重建。
    災後的青川,余震不斷,5月25日下午曾發生6.4級余震。專家考察後稱青川位于地震斷裂帶,不宜建房。而縣城西北方向的獅子梁的山體裂縫也威脅生命安全。災民安置是青川迫在眉睫的問題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