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昨天貼在無名的文,今天也貼過來給大家看一下。看到國中生不會寫名字的新聞,前幾天就看過這類的報導,現實裡也曾遇過這樣的例子,說明了為何近些年來對教育越感悲哀的原因,這就是當今教改後的教育,怎不讓人心痛。

常跟朋友感嘆教育的每下愈況,十多年前同齡孩子的程度,跟當今的孩子程度相較,好的更好,不好的則差距更大。十幾、二十年前要遇上國小畢業不會寫名字的很難,十年前開始遇上高年級名字不會寫的孩子,為了不讓他到畢業還不會寫名字,每天要他練習,他的賴功抵不過我的耐功。當然也要孩子的父母配合願意讓我嚴格要求,磨了他一年,最後也只會認得幾個字,加上會寫自己的名字!
        就以第一個遇上的孩子來說,當然多少跟資質是有關,他家幾個兄弟都差不多的!以這個孩子來說,父母要負責任的,記得他低年級時,因為老師用報紙捲起來打了孩子幾下手心,招來父母到校咆哮謾罵,把初為人師的級任嚇壞了。就在那陣子還遇上另一個家長,因為孩子被科任老師處罰,家長到校摑打這位老師,這件事看在其他老師的眼裡,引發人人自危的效應,當然從此不敢嚴格要求孩子。

當我接觸到這個孩子時,他上課會做自己的事,在我眼裡當然是不允許,聽其他孩子說在之前幾年,他都可以這樣的,因為老師不敢管他,老師怕他的父母來找麻煩。唉!我不能說之前老師怎樣,畢竟為了保住飯碗還是別逞強。或許因為跟孩子的父母熟,先把要嚴格要求他學習的利弊得失跟他們講清楚說明白,才能讓他那一年學會幾個字的。

台灣出生率不斷往下降,技職院校等卻反而成長,未來每個孩子都可以上大學,到那時候大學生不會寫名字的也會出現的。曾經看過高職生寫錯最簡單的日常用語,私立大專生不會寫問答題的,程度比國小中年級的孩子差。

之前沒有遇過不會寫名字的孩子,聽到有國中生不會寫名字感到詫異!後來自己也遇到了,除了上面提到這位孩子,之後又遇上兩位,有高年級,也有中年級的。那時怎樣也要他學會寫自己和父母的名字,還有家裡的地址、電話,要認得住家附近的地名等,會看車站往返的地名,還要會自己搭車等等的。

為什麼還有孩子國中畢業不會寫名字呢?如果沒有親自接觸這樣的孩子,也會覺得很扯,當遇上只有一句話,真是一言難盡!這不是單一的問題,不能把責任全推給學校老師,家庭、社會都要一起承擔。

現在講求愛的教育,一切講求民主,我要說的是已經不是真正的民主!而是放縱的過度浮濫民主!孩子不能講,不能罵,也不能要求嚴格,不然一個閃失,可能吃不完兜著走。誰要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?如果要求太過嚴格,萬一遇上不明理,存心鬧事的家長或有心人士,可能招來須向無理低頭道歉,甚或是丟了飯碗!

在一職難求下,為了飯碗只能忍痛,不能太以為有多好的教育理念,還是順應時勢比較保險!雖然我不是那種會屈服這種亂象的人,但不能也要別人跟我一樣冒險吧!想想老師只要盡到該做的事,該提醒的也提了,如果父母不在意也就罷了!何必招惹一身腥!所以,這不能全把責任推給學校教育。

社會媒體替代學校教育,孩子沉迷在電視、電腦遊戲中,閱讀、書寫能力隨之降低。加上很多家庭的孩子缺乏父母照顧,孩子的作業沒有父母檢查,如果還有安親班老師檢查的還好,有些孩子每天去學校只是為了玩耍、吃午餐,根本無心學習。或是遇上老師多要求幾句,還會以「我要打電話告訴我爸爸老師打我!(老師只是要求寫作業或糾正不當行為,連罵都沒罵)」或「我要我媽媽告你!」來恐嚇老師,如果加上父母也是不好惹愛滋事的,這樣的孩子不會寫名字也就不足為奇! 

這種種的問題聚在一起時,讀到國中畢業近乎文盲不無可能,這就是現代社會造就的教育悲哀。 

國中畢小毛賊 近乎文盲警頭大 更新日期:2008/04/01 04:16  

   新莊某國中黃姓畢業生,日前因偷竊手機失風被捕,警方偵訊時意外發現,竊嫌的讀、寫都不靈光,國文程度幾近文盲;更令承辦警員驚訝的是,該名學生竟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出來,還是警察先將少年名字寫在旁邊,請他「照著畫」才過關。  

   日前國科會一項研究團隊曾指出,有一所偏遠地區國中校長告訴他們,收了五名新生,竟有三人的識字程度接近文盲。沒想到人口密集的台北縣都會區也發生類似情況。  

   同為十五歲的黃姓與邱姓少年,前者國中畢業後未升學,後者讀某私立高中,兩人上月底跑到學校偷走民眾提包,前天深夜遭新莊警分局肅竊小組循線帶回偵訊。 
 

   被要求寫名字 少年鬼畫符 

   離譜的是,兩人雖然國中畢業,但員警要求其中一名黃姓少年寫下自己和家人姓名、住址時,他竟然「鬼畫符」,讓人看都看不懂,追問之下,黃姓少年才坦承自己不會寫;另一名邱姓少年雖然會寫自己的名字,但員警觀察,他會的字彙也很有限。  

   警方隨後通知雙方家長到分局陪同製作筆錄,雖然黃、邱兩人接受訊問時都能對答如流,但筆錄問完後,員警要兩人看看筆錄有沒有誤解他們的意思時,兩人卻面露難色,直說看不懂。警方只好逐字逐句唸給他們聽,並要家長一起聆聽,有問題就隨時提出,忙了許久才結束偵訊程序。 
 

   訊問對答如流 下筆有困難  

   負責偵辦案件的員警透露,兩少年談吐正常,但要求他們寫字,簡直像是天大的難事一般。問他國中怎麼畢業,竟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?黃姓少年僅說,自己不喜歡讀書,畢業後也沒有升學。  

 員警指出,昨天要將兩人飭回時,黃姓少年連簽三次名都寫錯,最後還是員警先將少年名字寫在紙上,讓他照抄才過關。警方強調,偵訊過程態度都很和善,且兩名少年家長都陪同,不太可能因緊張或害怕而寫不出字。  

 警方調查,黃、邱兩人上月廿六日晚間潛入新莊市光華國小,趁著舞蹈社團在廣場前練舞時,偷走廖姓婦女的皮包,得手現金八千元、手機兩支,以及多張提款卡與信用卡。兩人得手後不僅將現金吃喝玩樂花用殆盡,邱姓少年還「借花獻佛」將手機拿給母親使用。  

 所幸被害人念及兩名少年不懂事,不提出民事告訴;分隊長黃建華也苦口婆心勸兩人是初犯,要能即時覺醒,走回正途,有空要多讀書。邱、黃兩人在警局聽訓後,也點頭稱是,但兩人近乎文盲情況仍讓警方搖頭不已。 
 

本則新聞由中時電子報提供 2008/04/01

 

 國中畢小毛賊 近乎文盲警頭大 更新日期:2008/04/01 04:16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